新华社关注:“可怕”的顺德人
时间:2019-01-11 09:53    来源:新华社 
  从过去的中国百强县之首,到今天的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区第一。
  这些年来,许多人都在追问:顺德这个只有800多平方公里的小县域,为什么可以实现3000多亿的生产总值?为什么会拥有“中国家电之都”“中国燃气具之都”“中国涂料之乡”等28个国家级品牌?为什么会出现多个千亿级的产业集群?为什么这里的一个小镇会崛起美的、碧桂园2家世界500强企业?
  在同样的社会制度和政策法规之下,一个地区的发展状况既要取决于地理环境的影响,也取决于区域文化的影响。
  也许,这也是改革开放40年来,顺德之所以发展成为“顺德”的一个重要原因。
  01 家族财富课
  2017年7月25日,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捐出其持有的1亿股美的集团股票和20亿元现金,注入广东省慈善基金会,用以支持在佛山顺德本土乃至全省全国的公益慈善事业发展。
  在当天的捐赠仪式上,一向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的何享健家人悉数出席,其中包括他的妻子、儿子、女儿和孙辈。
  何享健说:“作为一种家族文化的承传,今天我们家族的子孙都来了。”
  对于75岁的何享健来说,这是他对子孙们上的一堂课,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如何树立正确的财富观,如何让财富实现更高的价值。
  在当年10月发布的《福布斯》中国上市家族企业百强榜单上,何享健家族的美的集团排在第三位。
  然而,何享健早在2012年就已全身而退,将美的集团交给了以方洪波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
  几年下来,“美的集团的事业没有滑坡,(他的)家庭也能够持续幸福”,长期专注家族企业研究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范博宏说:
  “何享健能够成功地把经营权跟所有权分开,家人只承接了事业,但经营管理几乎已经完全给了职业经理人团队。这种模式能够成功的,在中国他是第一个。”
  与此同时,何享健鼓励子女在外头自己闯出一片天。
  迄今为止,美的集团决策层里都没有何享健的亲属,他的子女只持股而不参与日常管理。
  但是在慈善事业上,他又希望把整个家庭团结在一起,形成永续发展的凝聚力。
  这是一个家族和谐,感动人心的时刻。
  把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把慈善交给家人。前者要做世界一流的现代企业,后者要做世界一流的家族慈善。
  至此,何享健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事业的整体布局,并且以他特有的方式为我们传达了顺德人的财富观——让个人财富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
  02 利尽其用
  与中国广大地区在长期的传统农业社会中形成的重农抑商的思维方式不同,顺德由于很早就开始发展商品性农业,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效益,思想意识中少有重农轻商的概念。
  在清代咸丰年间的《顺德县志》中言及顺德各地的风俗时,虽仍在文字上有提倡“重农务本”的倾向,但更多的是“俗杂农商” “逐商贾之利” “商贾阜通”“市盈货贿”的记录。
  可见,商业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明清以来,随着澳门开埠、广州通商,国际市场的需求很快传导至顺德,桑基鱼塘的发展进一步改变了传统农业社会思想意识。
  及至清代,各种专业性墟市遍布城乡,市场经济更加发达,依靠商业而发家致富的人越来越多。
  据龙山乡志记载:
  清嘉庆年间,就已经形成了“大抵薄农重贾”风气,其商人“或奔走于吴越,或入楚蜀,或客黔滇,凡天下省郡利市,无不贷殖其中,富商大贾之名所由来也”。
  商品经济的发展改变了传统农业社会中的财富观,也改变了小富既安,购田置地,高门大户、荫及子孙的传统观念。
  到清朝后期,利用资本的周转和技术进步提高生产效率,进行扩大再生产成为财富增值的主要方式。
  在此过程中,出现了薛广森、岺国华都堪称依靠实业发展民族工业的先驱。
  有意思的是,这两位出生身于顺德的实业巨子都出身贫寒,却依靠着出色的商业禀赋书写了一段实业兴邦的梦想。
民国时期广东著名民族工业家薛广森
  薛广森是顺德龙江人,只读过三年私塾,早年到香港打工,学成一手出色的机械技术。
  1898年,得到当自梳女的胞姐资助,以250银元入股大良顺成隆机器厂,并出任经理,深受好评。
  1905年,他又自行招股,在乐从开设顺栈机器厂,业务蒸蒸日上。
  此后,他与友人共同集资,在广州开办“协同和米机”(机器碾米厂),通过技术改进,成为上千人的大型企业。
  此后,大力发展碾米业,在顺德、南海、佛山、广州、中山等地开办十家,“成”字号碾米厂。
  30年代以后,又不断通过集股和扩大再生产,兴办了一大批实业,成为华南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岑国华是顺德葛岸人,出身于蚕农家庭,仅读过两年私塾。
  后在广州当学徒,学会了丝庄生意。回到顺德后自行招股,先后在桂洲和葛岸办了两家丝厂。
  1919年,率先引进日本新技术,打开销路,积累了充裕资金,又在南海和石湾增办了两家大厂。
  由于重视技术和质量,生产的“鸡球牌”粗丝和“飞轮牌”精丝深受欧美客商欢迎,成为名牌产品,销量大增。
  此后,岑国华及时集股扩大生产,属下丝厂发展到18家,总股本高达二百万元。
  为便于销售,在广州设立“永泰隆”洋行,广泛代理各地生丝产品,成为广州最大的丝庄。
  为便利资金周转,又在十三行设立四家银号,声望日隆,在业内被称为“大帅”。
  薛广森和岑国华实业梦想最终都毁于战争。
  虽然他们者出身于农民,但他们在不敛财、不守财,摒弃小富既安,不思进取的小农意识,一生不置田产,不断把利润投入扩大再生产的财富观和以实业造福社会的价值观,为顺德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此外,还有“培基发冷丸”的创制人、早期的顺德工商业家梁基,以教子严格著称。
  他生平最看不起只知道吃软饭的“二世祖”,要求子女们都要学好一门谋生的手艺。他自已不购田产,不建豪宅,说是破屋几间,子孙要败家也败不了几个钱。
  由于不置家业,抗战爆发后产业停顿,家庭生活陷入困境,但他还是拒绝了伪政权的招揽,保持了民族气节。
  梁培基经常教育子女,“你们好不好,我不是看你是否对我是否孝顺,主要是看你们对社会是否有益”。
  在良好的家风我熏陶下,他的子女们各个都学有所长,在不同领域做出了贡献。
  最终,梁培基打破了家族秘方传男不传女的旧时习俗,把制造药丸的配方交给了一位信得过的师傅,充分展现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作风。
  在梁培基的观念中,财富就是用于社会生产的资本,而不是代代相传的家业,人的价值并不在于财富的多少,而在于有益社会。
  及至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财尽其用,不守财,不敛财的观念极大地助长了民间资本的活跃,为顺德企业不断扩大再生产的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在赚到第一桶金之后,人们将更多的财富投资于实业,造就了大量民营企业的产生和民营经济的发展。
  从美的、碧桂园等大型企业的快速发展壮大,到中小型企业雨后春笋般的生长可以看到,正是把财富当作资本,发挥更大的作用,产生更大效益的观念驱动了顺德民营企业的快速增长。
  03 低调
  顺德人所谓的“低调”,并不是“财不外露”的低调。
  在每年一度的《福布斯》500强和《财富》500强榜单上,越来越多的顺德企业和家族正在显山露水。
  从何享健家族的美的集团到杨国强家族的碧桂园集团,再到黄联禧家族的联塑集团,再到梁庆德家族的格兰仕集团……
  然而,这些人里没有一个是高调的。
  他们很少出现在众星捧月的公众面前,也不会在各种各样的论坛上指点江山,更不会在微博微信上成为网红。
  1994年6月,珠三角地区遭遇了一场百年一遇的洪水。刚刚转制进入微波炉行业的格兰仕一片汪洋,花了血本买回来的机器都放在一楼,泡在水里。
  血本无归,内外交困。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一次格兰仕肯定不行了。
  这时,梁庆德挺身而出,稳定军心,承担起所有的责任。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果断放弃机器设备,先全力确保人员安全。
  第二件事是在洪水退去之后,为了稳定员工心态和股东信心,他亲自下车间,带领员工挖淤泥、清设备、晒物资,三天之内让第一条生产线开工;
  3个月后,格兰仕全面恢复生产。年底,格兰仕微波炉销量突破十万台,跻身行业第一。
  多年以后,回忆当初内外交困,四面楚歌的情境,梁庆德认为遇到困难,最重要的是勇于面对。
  他说:“苦难,才会逼你想办法”。
格兰仕集团的创始人梁庆德
  如今,1994年的那场大水已经成为格兰仕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讲给一代又一代的格兰仕人。
  经历困难之后回首走过的路,梁庆德悟出一个道理,就是千方百计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遭遇再大的困难,只要企业死不了就要承担下来,发展才是硬道理。
  “不要婆婆妈妈,干就是了”。
  长期以来,低调被认为是顺德人一大特性,却又倍受质疑。
  实际上,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的一个必然阶段。
  在改革开放初期“摸着石头过河”的情况下,一切都在变化之中,刚刚从文革中走出来的人们,对政治运动仍然心有余悸。
  人们对于经济行为并没有特别的自信,对个人财产也没有特别的安全感。
  在这种情况下,低调务实,只干不说,甚至财不外露的行为更多地是一种自我保护的生存哲学。
  随着改革的深入和法制建设不断完善,企业产权和个人财产得到国家保护,在这种情况下,刻意的低调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
  但是,顺德人低调务实的风格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由此观之,顺德人的低调的确是一种文化现象和思想观念,深刻的影响着人们的行为习惯。
  低调的背后是务实。
  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顺德企业家都很少出头露面,也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更不愿意把心思用在各种各样的社会应酬上。
  低调隐忍,使他们能够专注于企业的发展,成就了很多隐形冠军。
  务实的背后是担当。
  任何企业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德,作为企业的负责人,只有避开高调浮华的热闹才能时刻保持冷静。
  不仅要有长远发展的思维,更要在关键问题上承担起责任,在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才能让企业渡过危机,重新获得生机。
  顺德人的低调不仅体在企业行为上,更体现在个人生活层面上的不炫富、不摆阔、不虚荣。
  在顺德生活,很难能够从人的衣着、饮食、车辆等外在形象看出一个人的财富情况,经常可以在很普通的饭桌上看到一些朴实无华的人,经过介绍,才发现是亿万身家的企业家。
  04 感恩
  顺德捐赠之风源远流长,既源于历史文化的浸染,也得益于企业公民意识的苏醒。
  顺德建县以来,有历史记录的最早捐赠是青云塔与神步塔的修建,当时的主要捐赠者是官员与缙绅。此后捐修学院、义学、桥梁等等也多为官员乡绅。
  商业捐赠始于清代以来商业发达之后,由成功商人捐资设立了许多外地的顺德会馆,主要用于商业往来。
  在顺德本土,生意成功的商人捐修宗族祠堂、捐赠“尝产”之风由来已久。
  随着尝产的扩大,各宗族都会选举值事若干名,组成一个“委员会”,进行尝产的管理和运营增值,同时也管理孤寡、助学、祭祀等其他公益事业。
  这种风气代代相传,形成了人们无论走到那里,都对故土充满深厚情怀的文化现象。
  顺德是著名侨乡,顺德华侨是传承这种感恩回馈意识的代表。
  他们在外结成各种侨团,关心家乡发展,对内则慷慨解囊,支持家乡的经济建设和公益事业。
  既然是商业社会,其文化的核心就是对财富的态度,财富观决定着商人的价值观,也将决定一座商业城市的荣辱兴衰。
  著名国际慈善家卡耐基说: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感恩于时代,回馈于社会,不执著于财富,不迷恋于享受,在任何情况下都敢于承担起企业公民的责任,也许正是顺德从乡土社会走向社会的重要一环,也是这座城市不断走向产业兴旺与财富增值的力量所在。
  顺德,你很难把它归结为是一个城市,还是一个乡村。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最先进的生产线,也可以看到纯粹的手工农活;
  你可以看到最时尚的产品,也可以看到最乡土的习俗;
  你可以看到国际化的人才,也可以看到安居乡土的父老乡亲。
  我们从未把顺德定义为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县镇,而是把顺德视为一个欣欣向荣的群体。
  顺德之所以这样独特,是因为其内在的品性上,有一些独特的文化要素:
  强烈的开放与危机意识、奋勇争先与团结协作的习惯、内敛守规与和睦相处的亲情关系、饮和食德与顺其自然的生活习性、利尽其用与感恩回馈的财富观念、低调务实与脚踏实地的行为风格。
  正是这些文化品性上的特征,集合成顺德人“敢为人先”的精神风貌,也承载了顺德40年的辉煌,以及下一个40年的发展。
  作者:
  陈春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先后出任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山东六和集团总裁。
  马志良,《珠江商报》副总编。
  罗雪挥,曾在《中国新闻周刊》任记者、编辑,现为自由撰稿人,为杂志写作专栏文章。
  欧阳以标,管理学博士、高级经济师。顺商发展研究会首任秘书长。